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怪你浓情似酒 > 楚白筠X晏瑞阳(5)
听书 - 怪你浓情似酒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楚白筠X晏瑞阳(5)

怪你浓情似酒  | 作者:折枝伴酒|  2023-10-01 00:58:1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楚白筠X晏瑞阳(5)

伴着男人低而轻的嗓音,好像有数不清的扑着透明羽翅的小蝴蝶,在眼前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。楚白筠甩了甩头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她慌忙戴上口罩,身子贴到另一侧的车门旁边,嘴里小声地嗫嚅:“别说了,快走吧。”

晏瑞阳轻笑一声,收回目光,在一片轻快的音乐声里发动车子。

***

回家后,楚白筠想着帮点小忙,某人却嫌她碍事,把她从厨房轰出来了。

她只好歪在沙发上等着吃。

【你们说】

【一个从来都只吃外卖的人】

【突然要做饭】

【他是想毒死我】

【还是毒死他自己?】

群里的小伙伴顿时活跃起来。

崔盈:【emmm我觉得吧,反正你明天还得打一针,死不了,说不定以毒攻毒,比药还管用呢。】

楚白筠:【……】

沈棠心:【只有我好奇这个人是谁吗?】

崔盈:【!!】

沈棠心:【从实招来吧,你已经暴露了。】

楚白筠恨不得剁了刚刚乱打字的手,咬咬牙,回道:【我亲戚。】

崔盈:【我怎么就不信呢?】

沈棠心:【不信+1】

楚白筠:【爱信不信。】

俩姑娘还在说着,她索性装死,把手机扔到一边看电视。

一集电视剧播完,就开始闻到菜香了。看见男人端着两个盘子放到餐桌上,楚白筠立马起身跑了过去。

一盘土豆烧鸡,一盘红烧茄子,卖相都很好,她忍不住想尝尝茄子的味道,手刚伸出去,就被人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手背。

“烫。”晏瑞阳沉着声,把筷子递给她。

楚白筠接过筷子,激动地夹起一块,突然又想起来什么,睨了面前的男人一眼,吹了吹才喂进嘴里。

晏瑞阳唇角勾了起来:“怎么样?”

“晏老师。”楚白筠嗓音微微颤抖着,舌头都有点不听使唤,“你真的会做饭?”

岂止是会做,而且做得还不赖。

晏瑞阳看着她,眉眼间夹着淡淡宠溺:“不想做不代表不会做。”

“那你还点外卖。”楚白筠搬开椅子坐下来,一副准备开动的样子,“你这比外卖好吃多了。”

“我懒不行吗?”他答得理直气壮。

楚白筠沉默着抬起手,表情严肃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。

还有两个菜,晏瑞阳做完都端了出来,正打算开饭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了。

“你先吃,我去开门。”说完他转身往门口走。

楚白筠无比享受地啃着香喷喷的鸡块,眼睛漫不经心地瞟向玄关,直到听见晏瑞阳低沉的一声“妈”,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她仿佛被定身在座位上,一动不动,晏母却已经换好鞋走了过来:“我这次可是敲了门的。”

楚白筠连忙站起身,乖巧地打招呼:“阿姨。”

“哎,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晏母一脸心疼地站到她面前,握住她手,“我本来不想打扰你们的,这不是,才听说你生了病,我实在放心不下,就来看看。”

楚白筠莫名的鼻头一酸。

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这么关心过,她压着嗓音,竭力掩饰住情绪:“谢谢阿姨,我都好了。”

“好了就好,好了就好,要吃清淡点的呀,别又复发了。”晏母转头看了眼桌上的菜,皱眉,“阳阳,小楚都生病了,你还好意思让人给你做饭?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疼人呢。”

两人均是嘴角一抽。

“妈。”晏瑞阳走过来,拉开晏母身后的椅子,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我做的。”

晏母一脸见了鬼的表情。

楚白筠见气氛不对,赶紧出面缓和,笑眯眯道:“阿姨,我们都饿了呢,您也一起吃吧。”

“行。”晏母瞥了晏瑞阳一眼,坐下来,“我都好多年没尝过我儿子的手艺了,也不知道还下不下得去口。”

“……”

晏母性格开朗,嘴上总是说个不停,有她在,餐厅顿时热闹起来。

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,过后晏瑞阳去洗碗,晏母拉着楚白筠在客厅闲聊。

“我这人没别的优点,就是做饭的手艺不错,阳阳从小就跟我学。”晏母回头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儿子,眉眼柔和起来,“他小时候还挺懂事,越长大越不乖了。”

虽然是抱怨的字眼,可语气里都是宠溺。

“你别看他这把年纪,心思还跟小孩儿一样,没成熟呢。自从开始上班就靠外卖过活,我跟他爸说了好些年了,外卖又不卫生又没营养,他死活不听。”晏母叹了叹,握着她的手,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,“这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,一下子长大了,会照顾人了,我啊,以后也不必隔三差五的过来盯着他了。”

楚白筠只能讪讪地笑。

这该死的误会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清楚。

“你以后可得帮我盯着他哦。”晏母笑盈盈道,“他要是表现不好,你尽管找我告状,我揍他,揍不过还有他爸呢。”

楚白筠笑得脸都僵了:“好的阿姨。”

“那我们加个微信吧?”晏母热情地拿出手机。

楚白筠愣了愣,晏母已经火速调出自己的二维码,“来,你扫我。”

“……”楚白筠只好乖乖地加了。

她突然发现,自己好像上了一条下不来的贼船。

接下来的日子她没再生病,晏母也没再过来送关怀,只不过她原本娇气的胃,被某人养得更是刁钻了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满意的新房子,还颇有些舍不得搬。

“我这儿住得不舒服吗?”收拾行李那天,晏瑞阳笑着问她,“为什么一定要搬?”

楚白筠往箱子里放一沓一沓的学习资料:“那我总不能一直住下去呀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晏瑞阳靠在门边,目光灼灼地俯视她。

楚白筠心口一颤,手忙脚乱的,舌头也有点打结:“那时间长了总是,不太好。”

“我觉得挺好的。”他略略歪着头,满眼兴味,“你要是搬走了,以后可就没人给你做饭吃了。”

“反正我也饿不死。”楚白筠硬着头皮说着,把箱子封起来,转移话题,“你还是想想怎么跟阿姨解释吧,骗人是不对的,不过这是你们之间的事,我不好说什么。”

“的确不太好解释。”晏瑞阳轻笑一声,“我妈那么喜欢你,她要知道我们俩是合伙骗她,应该会很生气。”

“……那也不能怪我吧。”楚白筠抬起头,义正辞严地望着他,“你才是主谋。”

“对,我是主谋。”男人唇角勾着揶揄的弧度,“所以你得听我的。”

楚白筠心底咯噔一下,撇开目光。

房间里响起脚步声,灰色拖鞋停在她眼皮子底下,头顶是男人似商量又不太像商量的语气:“要不,我们继续?”

楚白筠往后踉跄两步,险些坐在箱子上,撑着床沿站起来,连看都不敢看他:“那个车,都在下面等,等好久了。”

晏瑞阳不再调侃她,笑了一声,帮她扛起最重的箱子。

这次她租的房子离医院更近,晏瑞阳嘴上开着玩笑,却在她签下合同之前就调查过附近的安保情况,还记下了片区负责的民警电话,存进她的手机里,并且亲自和房东谈判,给房子换了指纹密码锁。

楚白筠心里总觉得,这已经超出了一个老师对学生该有的关心和负责,她心里有些难耐的想法,可又不能确定,不敢乱说。

她平时虽然在那些男生中间长袖善舞,却没真正跟人谈过感情,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处理。对方做什么,她又该做什么,脑子里全是一团懵,于是只好缩进龟壳里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逃避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,或许这就是……暧昧?

酸酸甜甜的,也最磨人心的暧昧。

可她的生活里不可能只有酸和甜。

七夕快到了,朋友圈代购和微商们都开始刷屏营销,班级群里的同学们也开始提前预热秀恩爱,她知道到了那天,自己也一定会收到很多祝福和礼物。

可是今年和往年不同,她对那种众星捧月没有了一点期待,却反而在期待一些微小的,仿佛能抓得住的东西。

更不如说,她在期待某一个人。

***

【小白,我要提前去香港了,明天找了几个朋友聚聚,你可以来吗?】

楚白筠看着纪修明发来的短信,犹豫半晌,回了个好。

纪修明没约在七夕那天,所有人都清楚,他的七夕要留给谁。

发小们不敢提楚白筠一个字,更没想到,纪修明居然请了她来。

他们从小学起就是公认的金童玉女,彼此的关系也好到形影不离,谁都没想到,纪修明会成了郑溪朵的未婚夫。

以往有郑溪朵在的地方,楚白筠都是摆设,但今天这个局不同。

来的都是发小,念着从小到大的情分,加之楚白筠很久没和他们一起聚,都把她捧上了天。

郑溪朵明显不高兴,全程嘟着嘴甩脸子,纪修明却也没管她,只叫她别胡闹。

在KTV唱歌的时候,楚白筠收到晏瑞阳的微信,问她在哪儿,她顺手把定位发过去。

晏瑞阳:【什么时候结束?】

楚白筠:【包了三个小时,十一点半吧。】

晏瑞阳:【我来接你。】

楚白筠唇角不自觉勾了勾:【好。】

旁边一个女孩儿瞥了一眼,八卦道:“男朋友呀?”

楚白筠摇了摇头,脸上却掩不住甜蜜:“不是的。”

女孩儿心知肚明,朝她挤了挤眼睛:“看来这个七夕要有好事发生哦。”

在茶几对面和纪修明耳语的郑溪朵突然朝这边看了一眼,楚白筠假装不知道,撇开目光。

KTV包厢里待久了头疼,楚白筠正是生理期,人更不舒服,于是十点多就说要提前离开。

纪修明做东,亲自出门送她。

“我去了那边,不知道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了。”纪修明停在会所门口,叹道,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楚白筠凉凉地笑了笑:“放心吧,这么多年我自己不都好好的。”

纪修明目光一颤,低了头:“对不起,小白,我……”

“修明。”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他,郑溪朵走上前来,挽住他胳膊,昂首挺胸望着楚白筠,“姐姐,真是不巧呢,修明的车送去保养了,你怎么回去呀?”

楚白筠低头看了眼亮起来的微信消息,懒散地勾唇:“有人来接我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郑溪朵笑得眉眼弯弯,目光却有些刺眼,“不然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真是不安全呢。”

顿了顿,又问:“男朋友吗?”

楚白筠正迟疑着,身后传来一道清冽沉稳的男声,将她从些微窘迫中解救出来:“小楚。”

楚白筠回过头,目光捕捉到黑夜中一抹亮色,是他身上的白衬衫。

熟悉的冷调木香味包围住她,整个人被圈进温暖的怀抱里:“我们走吧。”

说完他抬起眸,淡淡地朝对面两个人致意。

纪修明表情僵了一瞬,但很快恢复正常,望着楚白筠问:“这是……你男朋友?”

“是。”肩膀上的手摁得更紧实,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“姐姐的男朋友好帅呢。”郑溪朵满腔笑意,自来熟地望向晏瑞阳,“姐夫,跟我姐姐在一起挺累的吧?”

晏瑞阳眉梢微动,夹着冷淡的兴味:“怎么说?”

“从小到大,我姐姐追求者可太多了呢,连我身边这位都差点成了她鱼缸里的鱼。”郑溪朵挽着纪修明的胳膊,全然无视在家男朋友黑掉的脸,“姐夫,喜欢我姐姐的人那么多,她呢,又喜欢那种复杂的社交关系,你千万得看紧点儿哦。”

“是吗?”晏瑞阳勾起唇,似笑非笑地垂眼看向怀里的姑娘,“她开心就好。”

郑溪朵一拳打在软棉花上,脸色顿时比纪修明还要黑。

晏瑞阳淡定而客气地道了别,就揽着楚白筠离开会所门口。

他打开副驾驶的门,一只手扶在门顶上,一只手推着她进去。楚白筠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他,夜色里光线昏暗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便不由自主地心慌。

她自知没有和任何人做过任何越矩的事情,但她身边总有不同的男生献殷勤是事实,就连科室里的男同事,也总是对她格外关心一些。

这些晏瑞阳当然都看在眼里。

从小被家人忽略,母亲把所有的关心和爱都给了郑溪朵,以为会陪着她越过低谷的纪修明,也在看着她痛苦挣扎的同时,选择了另一条康庄大道。她想要被关心,想要被疼爱,想要很多很多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,来填补那种空虚。但她知道除了自己,没有人会懂她。

在别人眼里,她就是传说中的绿茶婊,肆意玩弄男人们的感情。

她只配被人唾弃。

车子还没有发动,晏瑞阳把手屈放在座位中间的储物盒上,也没有说话。

车里忽然响起女孩吸鼻子的声音,他转过头,看见一滴眼泪落在她交握的手指上,然后由着重力滑落,在薄荷绿的裙摆上染就一点深色痕迹。

“我没有。”女孩瓮声瓮气地开口,头埋得很低,侧脸几乎被散落的发丝全然挡住,“我不是她说的那样……”

晏瑞阳侧了侧头,眼皮微颤,手伸进储物盒里拿纸巾。

楚白筠没有听见回应,顿时更慌更害怕了。

她可以忍受任何人鄙夷的目光,也不在乎被全世界唾弃,可是在他面前,她第一次感觉到后悔。

她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,希望自己是和沈棠心那样天真无邪的女孩,连和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。

他一定也喜欢那样的女孩。

她突然发现,那些铺天盖地的体贴和关心,那些喜欢的和羡慕的眼光,都不是她真正想要的。如果可以,她愿意用她所拥有的一切,换眼前的这个男人,只希望他不要像其他人那样看待自己。

“我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她慌极了,语无伦次,脑子里也一片空白,眼泪也不争气地往下淌,最后只剩下呜咽声。

车厢里只有女孩抽抽搭搭的声音,因为太过安静,仿佛连泪水滴在手背上都能听见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又似乎只有短暂的片刻,这声音忽然停止了。

他拿着的纸巾掉落在她腿上,空出来的那只手抬起她梨花带雨的脸庞,另一只手温柔地拨开凌乱的发丝,低下头,灼热的气息覆上她的唇,消弭了一切噪音。

楚白筠顿时忘了哭,眼睛睁得大大的,很快又被一双温热的手掌捂住,下意识地合上眼睑。

漆黑无光的世界里,感官被无限放大,男人炙热柔软的唇,并不算娴熟的亲吻,将她心底所有的躁动和难过都安抚下来。

终于他停了下来,却没有移开,两人额头抵着额头,依旧是鼻息交缠,暧昧的气氛没有消减半分。

“本来想等到明天再说,你哭成这样,我怕是等不到明天了。”男人近在咫尺的黑色眸子深深地勾住她魂魄,微哑的嗓音也像是耳畔回旋的咒语,全都不真切,“我想做你男朋友,真正的,可以告诉所有人的那种。”

像是在梦里,她一个字都不敢信,眼睛睁得很大很圆。

就连刚才那个绵长的吻,也好像是一场梦中梦。

“我不相信他们,只相信你。”晏瑞阳紧紧握住她的手,在她唇上轻啄慢吻,甚至轻轻地啃咬。

轻微的酥麻和疼痛从唇瓣相接的地方扩散开来,楚白筠如梦初醒,但很快,就被拽得更远更深。

第二次的吻如同疾风骤雨,要将她整个人吞噬在茫茫夜色之中。万籁俱寂,只有唇缝间呢喃溢散出的模糊字眼――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让我一辈子保护你,好不好?”

更加滚烫的,也不知道是她汹涌的眼泪,还是无休止的吻。

原来她要的很多,全世界都想收入囊中。

可到了现在才明白,她想要的,只是他给的这一方小世界。

(全文完)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